這兩天上課,尤其數學是重點,所以我只打老師跟學生的對話哈哈。
英文代課老師自HIGH點很低,而且會像南瓜一樣慢半拍……
當代課老師吐出Lolita我著實驚訝,我想說這一輩的只有年輕人知道。
奈奈超猛,竟然跟通樂說出這種話來,老師再度受挫!+1+1
泡芙已經變成固定班底,為什麼有些話很像老人在對年輕人說?

(2/17)

【講解數學隨堂講義】

通樂:只有軍人不會不會,因為他們是智障加白痴,軍人智障家白痴就有工作,只要動口就好。

(這傢伙可能在退伍受過刺激,所以呢……看看就好。)

【通樂畫一條線,在想AB兩點的座標,A點是(1,1)】

泡芙:(7,8)?
通樂:只有軍人會說(7,8)!
香菇:當軍人的身高多高?
通樂:(看泡芙)你可以當(軍人)……不對!體重只能六十!你超過了!

(可憐妳了。)

【好像在說某一題?】

通樂:(看泡芙)某個人應該知道吧?
泡芙:不!我不想坐在第一個!

(泡芙小姐坐在第二排第一個位子……)

【無聊的軍人話題延續】

通樂:(看泡芙)你可以去報名自願意,一定很多人會追妳!
香菇:你不會難過嗎?
通樂:當然不會!我還會非常高興和安心!

【老師剛好講解到隨堂第七題】

通樂:Lucky seven...
泡芙:我耶?
通樂:什麼?不——!
香菇:老師你們心有靈犀!

【講解向量內積】

MA.png 

通樂:AB.AC兩向量夾60°,那AB.BC向量夾多少?
泡芙:不知道
(安靜)
泡芙:這是不可以的
(安靜)
泡芙:不對、無解!
通樂:零?不是,無解?也不對……無解有人說過嗎?
泡芙:……


(2/18)

【剛上課,黃先生忘了帶書】

通樂:你的書在哪?
黃某:忘了帶。
通樂:三十下伏地挺身,或著單手兩下也可以!
黃某:什麼?那三十下好了!(開始做)
梅子:為什麼不是單手兩下?
黃某:我會死!

(在此老師走回台上開始,不可考的故事闡說)

通樂:以前某個人被老師罰伏地挺身二十下,他做完之後小聲的罵了一句「他媽的」
   結果被老師聽到,老師又叫他在去做五十下,總共七十下。
   那個人很累啊,中途就直接趴在地上不動休息,結果有個女生經過看到他,
   女生就對那男的說「這麼沒用!這樣就不行了?」
   那個人就用手撐起來對那女生說「你坐在上頭,我可以做一百下!」
某人:是不是通樂啊?
通樂:哪是!



【英文課,老師要點名,發現吳毛趴在桌上】

代課:那位怎麼了?
某人A:他身體不舒服!
某人B:他肚子痛。
黃某:他經痛!
泡菜&何罡&陳某:哈哈哈!
代課:他是先生還是小姐?因為我要看到臉才知道……
泡芙:小可愛趴著老師大概也分不出來!
代課:呃?小可愛是?
泡芙:(吳毛的左邊)旁邊!
泡芙:向陳X儒趴著也會以為她是女的!
陳某:幹!竟然這樣說我!
泡芙:沒辦法……現在人的頭髮都陰不陰陽不陽的(一臉感慨)

(代課老師等大家笑完之後突然「噗嗤」的笑出來了……)

【老師請人翻譯單字上的例句之秋姐banana篇】

代課:26號請翻這句
秋姐:我不會
代課:單字看得懂?banana是?
秋姐:香蕉
代課:He?
秋姐:不知道
代課:me?
秋姐:我
代課:所以He是他,這句是說「他用香蕉跟我換蘋果」
黃某:老師有人說香蕉說的好猥褻!
代課:不說的話大概也很猥褻,等等我沒指定罵人喔!
(幾分鐘後)
陳某:他在說我!

(這就叫做自首認罪?)

【老師請人翻譯單字上的例句之陳某腦殘篇】

代課:31號請翻這句
陳某:呃……
(間歇性不斷的小雜音笑聲)
陳某:我夢見晚餐有燭光……

正確是:我夢想我能和我愛的人一起吃燭光晚餐
(晚餐有燭光是火災的意味嗎?)

【英文課第二節上課,談到三月退伍的正牌英文老師】

泡芙:他退伍之後一定很帥!
某人:為什麼?
泡芙:理平頭又曬黑……嘿!這是南瓜的菜!
南瓜:我的菜~(語氣低沉然後帶點害羞,雖然我覺得語氣有點……咳嗽)

(黃某的手機響)

黃某:抱歉啊!(拿手機關掉,但還拿在手上)
代課:生意做很大啊?
代課:你手在幹嘛?
黃某:沒有啊,我在玩手指,老師要看嗎?(把手機放到抽屜在量出手只給老師)
代課:在那之前先給我看抽體裡的東西

(某隻手機突然以500分貝的「嚇死人」高音唱歌)

RAin:(原本在發呆,結果被自己鈴聲下到一時找不到手機)


【上到initial的單字】 ※重點提示:代課跟陳某的名字讀音一樣,只差一個字!

代課:像我拼音拼出來是Wen ju Chen,大寫就變成WC
陳某:WC啥?
某人:白痴,廁所啊!
代課:不然就假裝他叫Tom Chen,大寫就變成TC
泡芙:邊際成本!
代課:(一臉疑惑)什麼?
某人:白痴!
(一陣亂哄哄)
泡菜:總成本啦!

創作者介紹
SHA

一期一會

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